年轻世代站上对的产业舞台

文章说,毕竟就业行情,换到大陆,确实好得多。毕业3到5年的工作者,在北京与上海,薪资区间为8000至15000人民币。这包括媒体产业,大陆网络新媒体的发展迅速,吸纳了大批两岸三地的年轻人加入,无论薪资福利、国际采访、能见度与影响力,一个又一个的出头故事,都已经让台湾媒体从业者羡慕。

台湾《中国时报》3月29日发表评论说,不少人在台湾工作2、3年,受不了22k的低薪待遇,只能往外找新机会;更有不少是从欧美留学后直飞大陆。北上广有好多台湾年轻人,他们一致的选择都在大陆企业任职。在过去,这是难以想象的事,多数西进的台湾年轻人,选择在舒适圈的台资企业,或者目标为跨国外商如微软、苹果,单打独斗进入陆企的不算多。

文章最后说,当电视新闻嘲笑北京的雾霾与交通时,我们却没有看到北京在全球政治经济层面的影响力,这只是把台湾好的地方,对比北京不好的地方,真的只是自high而已!请相信,年轻人会用脚投票。

细看这群“90后”工作人的面貌与轮廓:不少是在大陆念大学与研究所,毕业后理所当然留下来找工作;不少人在台湾工作2、3年,受不了22k待遇,只能往外找新机会;更有不少是从欧美留学后直飞大陆……。

年轻世代站上对的产业舞台,自然很快就发光。这跟男女朋友交往一样,工作者“对的时间”很重要,而当台湾不能提供“对的舞台”,例如移动互联网时,生命会自己找到出路。

至于当红的移动互联网产业更不用说,小米、百度、腾讯、乐视、猎豹、apus、华为、阿里巴巴、今日头条…,都正在全球化的扩张阶段,台湾人才“被磁吸”是必然的结果。

文章说,这群90后台湾年轻人,他们不是“台商”,不是“台干”,就是“台劳”!无论是大陆的“劳动合同法”,或是台湾的“劳基法”,定义都很清楚。香港洗碗工、新加坡服务生、澳洲农场屠夫,都是正当的工作,只是对年轻人来说,是不是学有所用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