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力回天

不少人认为6、70年代的台湾经济条件比今天还差,并未影响那个年代青年人的结婚、生育,据以认为如今少子化不是经济条件的问题,而是观念的问题。从绝对经济条件来看,此话不假,但从相对经济条件而言,这话是失真的。

反观今天,经济条件看似较好,家电、手机一样不少,但10年来薪资非但未翻倍,反而倒退。依劳动部调查,大学生初入职场的薪水2013年26,915元,竟比1999年28,551元还低,其他学历亦然。而房价10年内却狂涨逾倍,全台湾平均“房价所得比”10年间由4.7倍升至8.3倍,“贷款负担率”也由20.7%升至35.3%。薪资倒退,房价高涨,所赚的钱逾半去缴房贷,在这样的压力下,谁还敢结婚、生小孩?

日前台当局“内政部”宣布去年出生人数回升至21万人的好消息。对此台湾《工商时报》23日社论指出:台湾自进入本世纪以来出生人口每况愈下,由一年30万一路下滑,最低曾降至16.7万人,只有在龙年人人争着生龙宝宝,才回升至较高水准;去年是马宝宝,能有这个水准,殊为不易,难怪马英九会兴奋地说:“老天爷很给我面子。”

少子化没有金融海啸的风狂雨急,没有福岛核灾的震天撼地,但却慢慢地窒息、消融经济。莫想去年马宝宝回升已改变了少子化趋势,若不尽速因应,明年工作年龄人口下滑势将成为台湾经济成长史的分水岭,此后经济活力将逐年衰减,无力回天。

从绝对经济条件来看,那个年代生活水准远不如今天,每年出生人数却高达40万人,低所得并未影响出生率;但从相对经济条件而言,那个年代房价相对不高,高中高职毕业很容易找到工作,大学毕业身价看涨,拿了硕、博士更是乡里之光,青年人薪资相对不高但年年加薪,每个人都觉得明年会比今年更好,对前景充满希望。那个年代薪水每10年成长一倍以上,这个成长趋势一直持续到上世纪90年代,以1980年到1990年为例,台湾民众经常性薪资即由7,760元升至19,885元(新台币,下同),10年成长了1.5倍之多。

更多台湾经济资讯请点击此处

社论还说,我们当然期待去年出生数的回升,是挥别少子化的分水岭,但回想过去几年出生数能重返20万上下,结婚对数能由11~13万对回升至14~16万对,这恐怕与近年出现许多“特别的日子”、“特别的年份”有关。这些年“特别的日子”不少,除了一般人熟悉的龙年, 2013年1月4日谐音“爱你一生一世”,2014年谐音“爱你一世”更大幅推升了结婚率;随着结婚率升高,出生率也就扶摇直上了。

本世纪初出生的小孩今年满15岁,正式迈入工作年龄人口(15~64岁),2001年、2002年出生的孩子也会在明年、后年陆续迈入工作年龄人口,以此类推,昔日少子化的问题,将衍生出今天工作年龄人口下滑的问题。而工作年龄人口下滑,意味着劳动力不再充沛,劳动力不充沛非仅影响生产活动,也会影响消费动能,慢慢窒息总体经济。依“国发会”去年秋天的推计,台湾明年工作年龄人口将开始下滑,少子化窒息经济的压力,再升一级。

双北市尤其严重,房价所得比于去年已达14倍左右,贷款负担率更升至6成上下(台北市60.4%,新北市54.2%),比东京40.8%、首尔39.3%还来得高。青年人每月缴完房贷,连生活费都告急,如何养一个小孩?相对于这个大环境的压力,台当局近年实施的育儿津贴、幼儿特别扣除额、5岁幼稚园免学费等政策,实属杯水车薪。养一个小孩靠的是长期稳定的经济来源,而非短短5年的小小补助。一言以蔽之,薪资不成长,房价不回到合理水准,想扭转台湾少子化的局面,恐怕是比登天还难。

我们认为台湾今天少子化的原因确有青年世代观念不同往日的问题,但更关键的是经济条件每况愈下。试想自己赚钱都很难生活下去了,谁还敢结婚、生小孩?一言以蔽之,结婚率、生育率最终仍取决于薪资成长率。

平心而论,台当局近年采取各项鼓励婚育的措施虽有若干作用,但终究比不上这些“特别日子”所带来的效用。然而特别的日子并非年年都有,更有甚者,原本该在其他日子结婚者,都集中到这些特别年份结婚了,受此影响,未来几年结婚率极可能又回降。由此可知,去年出生人数回升只是特别年份、特别日子的特别结果,并非少子化趋势已出现改变。

(责任编辑:宋雅静)

马英九4年前曾表示少子化是安全问题,但4年来台当局因应少子化的政策只有口号,而未见高度。出生人数长期下滑对台湾的影响,不是1年、2年的问题,而是5、60年的问题;不只是抑制了幼教、高教的消费需求,也将使台湾失去丰沛的劳动力;不只让经济失去活力,也将让财政逐渐破产,其对经济的破坏力缓慢但强大,其真正可怕之处就在于缓慢的让人不把它当一回事。